首頁 > 新聞資訊 > 鞍山新聞 > 正文

【城市花園·古樹名木尋訪】杉松自古草仍新 鞍山古樹名木傳奇十

摘要: 千山南部景區怪石嶙峋,蒼松蔽日,林木資源豐富,植被覆蓋率超過90%,百年以上的古松有10000多株,除了古油松群落,還有少見的冷杉樹群。這些古樹或立于危崖絕壁之上,或直插藍天,或伸手指云。

downLoad-20191101075415

downLoad-20191101075422

山不在高,有樹則名。

千山南部景區怪石嶙峋,蒼松蔽日,林木資源豐富,植被覆蓋率超過90%,百年以上的古松有10000多株,除了古油松群落,還有少見的冷杉樹群。這些古樹或立于危崖絕壁之上,或直插藍天,或伸手指云。

香巖寺的古樹最為著名,繞過香火鼎盛的大雄寶殿,來到地藏殿,門前兩株古樹直插云霄。筆直的樹干,皸裂的樹皮,輪枝里似乎寫滿了故事。寺僧告訴記者,游客多被前殿的蟠龍松所吸引,而藏在半山腰地藏殿的這兩株冷杉很少被發現。偶有游客看見古樹身上的掛牌會感慨如此高齡,遇到冷冽的天氣還會稱贊冷杉清新宜人的味道。

樹常有,而古樹名木不常有。根據古樹登記銘牌顯示,這兩株古樹學名為冷杉,比鄰相望超過400年,是國家一級古樹,兩株古樹樹高均超過20米。

林業專家孫忠誠說,雖然叫冷杉,但是千山景區的冷杉卻不是杉科植物家族的成員,而是松科家族的成員,植物學命名為杉松冷杉,也稱作遼東冷杉或沙松冷杉。杉松冷杉還是東北地區所知最高大的原生物種,古老、挺拔、防腐、耐寒。經歷過寒冷冰期的冷杉在東北山區也經受著不斷變化的挑戰。塔狀身型,挺拔向上,針葉常綠且四散開來,以確保有足夠多的光合作用來儲備養分,這些都是冷杉應對現實進化演變而來。

在民間,百姓對古樹名木有著特殊的感情,古樹名木背后也系著一個個鮮活生動的傳說。這些傳說不僅表達了人們對古樹的敬仰、對生命的敬畏,也寄托了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這兩株古樹相傳是在修繕香巖寺時留下的,當時正值遼東干旱,百姓紛紛逃荒。而修繕寺廟的工匠們難耐酷暑和繁重的勞動,紛紛中暑病倒。香巖寺僧和附近信徒吃齋拜佛,焚香求禱。掌管雨水的東海龍王恰好帶外孫女出海游玩,來到千朵蓮花山地界。小龍女發現此地酷暑難耐,就對龍王說:“姥爺,這里已經干旱,怎么不給下一些雨呢?”龍王說:“我哪里能隨便下雨啊,必須要玉帝降旨才可以。”眼見百姓求雨無果,小龍女回到龍宮后偷走了兩只水龍,一同來到千山一帶行雨。這一場雨讓千山溝溝坎坎都流滿了活命的雨水,老百姓也不用背井離鄉了。

小龍女盜水龍私自降雨的事情被龍王得知,一怒之下將龍女和水龍趕出了龍宮。龍女幻化成人,在千山多處開泉眼,引東海之水來澆灌千山的山林。小龍女最后變成了眺望東海的龍女峰,而水龍則幻化成冷杉,為修建寺廟的工匠遮風擋雨。

雖然這些傳說無文獻記載,但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地藏殿被焚毀,而這兩株古樹卻生存至今,依然枝繁葉茂,綠意蔥蘢,其生命力可見一斑。虛幻與真實就這樣有機交融在一起,豐富美麗,厚重深邃。

這兩株古樹暗含千山的歷史,不僅給人帶來美麗的傳說、滿心的祝福、哲學的思考,更可以通過它們推算出山川、氣候等環境巨變和生物演替、降水量、地下水的年代變化等。

這樣的古樹也是先人留給我們的寶貴資源,是經千百萬年的自然進化和優勝劣汰的結果。城市綠化所栽種的鄉土樹種,也是先民充分利用樹種資源并經過千百年歷史驗證后的優良鄉土樹種,不僅適應性強,而且易種、易活、易管、抗旱,是最好的造林樹種選擇方向。

據千山生態資源森林管理的專家王忠鈺介紹,千山南部景區還有大量的冷杉古樹群,由于沒有歷史資料記載,具體是哪年、由哪些人種植的已經無從考證。“一般來說,天然形成的樹林中,應該會包括喬、灌、草等多種植物形態。然而在這片林地生長的全都是冷杉,樹種較純,是否是自然形成的不完全確定,也有可能經過人為因素干預,形成一定規模,隨著其對千山水土環境的適應,最終形成了集中的古樹群。”

至于這片古樹為什么上百年來得以很好地保存下來,王忠鈺推測應該與其生長在寺廟附近有關。“古樹群位于龍泉寺周圍。在當地百姓看來,生長在宮觀附近的古樹都是有靈氣的,因此避免了很多人為的破壞。”

據介紹,千山景區每年對古樹群投入的管養費用不少。此外,林業技術人員隨時進行觀察,一旦發現古樹出現問題,就積極采取措施進行補救。近年來,香巖寺在每次修繕施工之前,林業技術人員都會與施工人員進行協調。“比如,在規劃建設中,哪些古樹不能動,要留出多大的樹池,都要提前進行規劃,這樣就避免了對古樹造成危害。”

“這些古樹名木不僅見證著歷史和文化的變遷,其本身還具有非常高的歷史、人文與科學價值。比如,樹木年代學對研究古地理、古水文和古氣候都很有幫助。”

香巖寺的古建筑在歷史的煙塵中幾度損壞,幾經修繕;寺廟的傳說也幾經熱鬧,幾經寂寥。唯山,不變;唯樹,不變。暮鼓晨鐘,云海松濤,世代更迭……這一切的一切都被這些神祇一般的古樹,刻錄在年輪里。古樹遠離世俗,深藏于山林之間,不需要名氣享譽天下。

全媒體記者 王尤/攝

聲明: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告知本網處理。
責任編輯:韓簫陽
保定出租车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