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資訊 > 鞍山新聞 > 正文

【城市記憶】經典評書到底有多大影響 ——鞍山評書傳奇(五)

摘要: “上回書說到張飛張翼德下馬來到曹操營前……”對于老鞍山人來說,這句話再親切不過。上世紀80年代,評書曾讓一家幾代人聽得如癡如醉,飯菜變冷,幾未舉箸。進入21世紀后,娛樂方式越來越多元,萬人空巷聽評書的“黃金時代”似乎已經遠去,如今還有多少人在聽評書?還有多少人說評書?

每周五晚上,遼寧科技大學藝術學院一樓的階梯教室就變身成一個地道的曲藝劇場,臺上是桌椅、醒木和折扇,演員們在后臺換上藍色、灰色、紫色長衫。到點了,身穿長衫、滿眼笑意的演員登臺,利落向觀眾彎腰作揖——節目正式開演。相聲、快板、評書……臺上說學逗唱,臺下笑聲連連,每周來小劇場津津有味聽會兒評書已經成為一些觀眾的生活習慣。小陳和男朋友就是小劇場固定粉絲,即使來回打車花上四五十元,也樂此不疲。對他們而言,“聽書”是了解中國傳統文化的好途徑。

downLoad-20191211075510

1987年出生的裴冠紅,可以說是在一部部長書的陪伴下長大的。小時候家里開過書茶館,評書聽多了,覺得不過癮,便開始模仿說書,從小耳濡目染,讓她對評書一直有著不解的情緣,也為她日后從事評書表演藝術工作開啟了一扇門。

身為人民警察的宋長弓經常說,評書對他而言,除了擔負“惡補歷史”的作用,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就是教會他如何做人。“聽評書長大的孩子,一般不能長歪。”因為《三俠五義》《白眉大俠》里的主人公全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善良、勇敢、俠義、誠實……這些中國社會古老的精神信仰從聽評書開始就刻在記憶中,“也許我不再記得白眉大俠、白玉堂有多么厲害,但是他們會為我照亮人生之路。”

評書制作人李威,每一講評書都要反復聽幾遍,雖然電臺錄制評書,編輯可以做后期處理,但評書藝人和生產制作者絲毫不敢松懈。李威說,錄一百遍一百個樣兒。說書先生都不是靠“背死詞兒”,看著“書梁子”(情節梗概)往前走,以即興發揮為主,想怎么說就怎么說。

在今天這個時代,評書演員大概是演員中最特殊的了。評書作為一門口頭和非物質的視聽藝術,流傳至今仍然需要口傳心授的傳承,才能薪火相繼。

全媒體記者 王尤

聲明: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告知本網處理。
責任編輯:韓簫陽
保定出租车赚钱吗